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教育评论的价值在哪里?

www.jyb.cn 2016年01月2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近日,中国教育报刊社蒲公英评论编辑部发起讨论“为什么要写教育评论”,引发评论作者和读者的热议。有作者说,教育评论可以让人理性、冷静地思考教育问题;有作者认为,教育评论可以促进自身专业化成长;还有作者说,写教育评论是教育研究的一种重要方式。那么,好的教育评论应该是什么样?教育评论的价值究竟在哪里?写好教育评论需要具备哪些素养?

  首先探讨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教育评论算得上“好的教育评论”?

  对于评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师马少华在《新闻评论教程》一书中这样界定:评论是针对公共事务表达自己观点的一种写作。我国台湾学者王民在《新闻评论写作》一书中提供了这样一个信息:在大部分情况下,新闻评论所讨论的问题,不外是真或伪的问题,是或非的问题,利或害的问题,善或恶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实际上就是一个判断问题。

  对于教育评论,我们的评论作者是如何理解的呢?

  蒲公英评论作者汪文华认为,“评”是指评论,批评;“论”是指分析和说明事理。因此,一篇评论通常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指出优点和缺点;二是分析和说明事理。教育评论,即针对教育现象指出优点和缺点,并分析原因和说明对策。好的教育评论应该是“评”和“论”结合——也有偏重“评”或偏重“论”——这样的文章,对决策者和执行者都会有启发、警醒和指导作用。

  蒲公英评论作者蔡正青认为,大家不要将教育评论误解为教育批评、教育“挑刺”。对于教育需要肯定也需要否定,需要赞扬也需要批评,评论者如果总是情绪低落,牢骚满腹,就违背了写教育评论最终是为了改进教育教学的宗旨。蒲公英评论作者凌宗伟说,教育评论针对现实教育问题而写,不是无病呻吟,更不是哗众取宠。好的教育评论,不仅引导人们深入思考教育问题,澄清认知错误,更利于探寻解决问题的办法。

  作为公共意见平台和教育主流舆论阵地,蒲公英评论提出“以教育立场评论社会事件,以全局思维透视教育问题”,通过“评论工作室”聚集和培养教育评论创作者,每天基于教育舆情监测和分析动态推送话题,引导评论创作者产出“有批判,有理性,有温度”的原创作品。蒲公英评论鼓励作者回到自己,回归日常,不断改善自己的思维方式、提升个人的行动能力,努力成为教育问题的审察者、教育改革的推动者、教育理想的探求者。

  在对“好的教育评论”有了基本判断后,对于教育评论的价值和意义,不少作者进行了很好的总结,读来颇受启发——

  白毅鹏:评论写作让我学会理性温和地表达见解

  在写教育评论的这几个月里,我从自身的经验写起,努力将评论写得更加规范。在每一篇短小精悍的千字文里,我尝试着去客观公正、理性温和地发表自己的见解,在妥协中建设,在解构中重构。在不断码字的过程中,去逃避谎言、回避偏激、言语争锋针尖对麦芒,我逐渐学会用文字表达自己的声音,对一些教育常识有了更深刻地理解。一路写下来,即使不能做到为教育建言献策,也能在反思中不断进步,这不是一大乐事吗?

  曾长春:写教育评论促进教师的专业成长

  职业倦怠是人们常讨论的话题,其根本原因是“磨道式”地从事自己的职业。何谓“磨道式”?也就是像毛驴拉石磨一样,日复一日地重复同样的工作,却不思考。一位教师如果这样工作,要不了多少年,教育激情就会丧失殆尽,自然就有了职业倦怠感。只有不断关注和思考教育现象,坚持写一些文章,论述自己对教育的认识,才能深入问题本质,领略教育蕴含的无限魅力,永葆对教育的热情。评论写作正是一个洞察外界和反省自身的过程。教师只有不断学习,并把所学运用到实践中去,面对教育教学问题时才不至于束手无策,教学水平才会螺旋式上升,最终达到一定的高度。

  许兴亮:写评论是教育研究的一种重要方式

  真理愈辩愈明,作为批判性思维的有效载体,教育评论可以引导思想争鸣,达到问题共振、思维共鸣和智慧共生的效果。前段时间,笔者发现有评论者提出“学校活动就是校本课程”,便写了评论文章《校本课程该有的讲究不能少》发表在蒲公英评论网。微信圈内的一些校长和老师与我进行探讨交流,通过激烈的思想碰撞,大家对校本课程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和认识。“水本无华,相荡而成涟漪;石本无火,相击而生灵光”,近年来的写作实践让我深刻体会到,思想碰撞是教育评论应有的价值取向。

  基于自身创作体验,蒲公英评论大咖们认为,写好教育评论需要具备以下素养——

  蒲公英评论作者凌宗伟认为,思辨和逻辑是基本要求。在他看来,评论不是意气用事,也不能只图一吐为快。评论的价值是引发思考,推进思辨,不能不讲逻辑,不顾学理自说自话。《权衡:批判性思维之探究途径》的作者认为,批判性评价,并不意味着不要标准,一个科学的评判,“需要解释证据的能力以及现有理论之间的关系”。一篇好评论的特质就是对理性的尊重。

  而写评论不像写故事,可以完全靠自己想象,最后能够自圆其说就好,它需要有事实依据,也要有理论基础,不能妄加揣测。蒲公英评论作者胡爱萍认为,我们看到一则新闻,大多是只看到某时某地特定情境下的生活横截面,对事情的前因后果未必有全面的了解。而一些新闻事件动辄“翻转”,也是写评论要提防的。否则,情急之下去评论,可能会出现盲目揣度当事人动机,混淆是非的情况,造成无端评说,这是对自己评论行为的不负责任。当了解事情全貌和真相后,自己也会为之前的评论感到汗颜,“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总是慎重一些好。

  蒲公英评论作者马得清则认为,若没有专业素养就写不好教育评论。越是有专业素养的作者越能写出有见解的评论,越能启发人。而有些评论内容空洞,行文不严谨,没有什么新思考,浮光掠影,缺乏深度,读完后感觉就是拾人牙慧。之所以如此,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缺乏专业素养和见解。

  教育评论区别于其他评论的特质恰恰在于它的专业性,也就是说只有成为了教育的“局内人”,以专业的视角来洞悉教育事件或现象。对此,蒲公英评论作者赵世庭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如在“给小学生开哲学课”讨论中,很多人认为这会给学生加重负担。实际上,让小学生学习哲学是件好事,但是提升到课程层面就不太妥了。小学生需要的是学点哲学知识,而不是一本正经的、高深的哲学课程。如此,事情就走向了务实的一面。只有讲得一清二白,才有纠编的可能。

  在此次的业务探讨中,很多评论作者也提到了读书的重要性。在我们看来,写评论是“蒸发量”极大的事情,没有持续而丰厚的积累,一段时间写下来,就会被“蒸干”、耗空。作为评论编辑,我们见过太多这样的文章:视野狭窄、观点老套、逻辑不清、论证乏力、语言干涩……对于这样的作者朋友,我们真诚地建议“少写”或“暂时不写”,留出时间多读书、多思考、多积累。

  蒲公英评论作者马得清如是说:写作就像是走盲道,如何去写,怎样写好,全在于作者的思考和摸索。要想清晰地表达,就必须学会读书,养成读书习惯,从好书里汲取营养和成长的力量。读书、写作,可以让我的思想进化,可以提升我的精神追求和品位,还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反思教育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结语  就观点而言,只有在多元的意见环境中不断交流和碰撞,才能最大程度地得到深化和拓展。一篇好的教育评论需要尊重理性和事实,需要冷静地思考和表达,要追求“有批判、有理性、有温度”。在此基础之上,不能缺少的还有教育的专业视角以及通过阅读和思考带来的积累和支撑。我们欢迎以教育为职业的人、与教育有利益关联的人、对教育议题感兴趣的人,都加入到教育评论写作行列中来,为教育改革发声,为教育问题求解。(中国教育报刊社蒲公英评论出品,编辑于珍制作)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