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禁办竞赛为减负降温

www.jyb.cn 2017年02月1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邻近开学,上海奥数“四大杯赛”中的中环杯、小机灵杯、亚太杯官方先后发表声明,或者停办,或者更名。据了解,这是上海强力减负组合拳中的一项。为了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上海还将推出严禁民办校招生进行两轮及以上面谈,试行作业考试备案制,实现晚托班全覆盖等系列措施。

  在刚结束不久的上海两会上,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多次谈到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问题,引发社会广泛关切。这次三大杯赛的停办或更名,虽然不是上海市教委直接要求的,但也是上海落实减负政策压力下的必然选择。就算几家机构不主动停办竞赛,上海市已然明确禁止所有社会培训机构举办竞赛,并明令不管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都不得将竞赛获奖的证书作为招生依据,这些竞赛终将是“在劫难逃”。

  社会培训机构贴钱举办、承办各类学科竞赛,转身便开办高价培训班创收,历来饱受诟病。一些中小学校以各类证书奖励作为选拔、录取学生的依据,尤其不少中小学校还与社会培训机构进行“深度合作”,为之举办竞赛提供场地,由其推荐优秀生源,二者之间存在难以言说的复杂利益关系。这不仅滋生教育腐败,严重损害教育公平,也导致竞赛热、培训热的高烧不退,加重了中小学生的负担。上海市禁止社会培训机构举办各类竞赛,对于斩断中小学校与社会培训机构之间的利益输送有积极意义,也让公众看到了上海市整顿社会培训机构,切实减轻中小学生学业负担的决心,值得点赞。

  不过,禁止社会培训机构举办竞赛,亦或是禁止中小学生以证书奖励等作为招生依据之后,学校的生源大战恐并不会就此停息,一些学校与社会培训机构的合作或将以更隐秘的方式进行,对学生的筛选还可能改头换面。学生负担不一定就能彻底减轻。几年前,北京市教委加大对“小升初”阶段的奥数竞赛及“坑班”的整治力度后,一位培训机构业内人士就表示,“不让奥数与升学挂钩,没有了‘坑班’,这些好学校就不选拔好学生了吗?不可能!”果然,随后,一些学校又推出了“超常儿童筛查测试”,选拔学生参加夏令营,由此催生出社会培训机构的“超常班特训”“思维特训课程”。

  家长和学生想要择校,而学校则有“掐尖”和抢生源的冲动。只要名校与非名校之间的差距继续存在,甚至还在不断扩大,家长的择校冲动就不会减弱;只要名校还是对“好学生”青睐有加,对“好学生”的筛选就不会停止。而家长就会不遗余力地让自己的孩子成为那个幸运儿。社会培训机构以盈利为目的,只要需求还存在,满足需求的动力就不会枯竭,千万不要低估了它们在生财之道上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社会培训机构的整顿以及学生负担的减轻,是一个长期系统的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禁止社会培训机构举办竞赛之后,还应有更多行之有效的措施出台,并加大执行力度,尤其要防范禁令之下的“软抵抗”。而最关键的当然还是要努力营造一个良好的教育生态,使家长不必择校,学校不必掐尖,应试教育的难题最终得到破解。(作者:杨三喜,系本报记者)

  《中国教育报》2017年2月17日第2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